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王創民:顯影歷史 賡續精神

來源:發布者:時間:2019-11-05


在塵封的歷史中打撈先烈事跡

首陽山下常旺村是王創民先生出生的地方。他的家庭有些與眾不同,其祖父王彥萍先生畢業于燕京大學,曾是國軍中的一名上尉軍官。然而他又是一名中共地下黨員,創建了中條山南抗日自衛游擊隊,曾經多次成功打擊日本侵略者,其當時的名號王俠臣在首陽赫赫有名。他曾三次被捕,在監獄中英勇不屈,寫下了“寧可血灑中華地,不做走狗遭人欺”的詩句。

在被親戚保釋出獄后,因為他帶領游擊隊員轉戰山中,繼續抗日,日本鬼子明令日偽警備隊派漢奸將其暗殺。與他一同遇害的還有他的妻子、女兒、剛滿月的兒子及警衛。年僅38歲的王彥萍遇難后,家中老母將王彥萍此前送于芮城的女兒王九齡要回家中,成家立業,生養了四子三女,重新延續了王家的血脈。王創民便是王九齡的長子。

1949年后,因為王家只剩下了老人與孩子,其遇難真相一直未公開。因為沒有直接證據,殺害英雄的漢奸也逍遙法外。所以,王創民成長的這個家庭是一個有著傷痛的家庭,也是一個有著紅色基因的家庭。從小,老奶奶就告訴他,祖父是為了抗日被漢奸暗殺的,可惜沒有證據,“你有朝一日長大了,一定要為你的祖父正名,國仇家恨不能忘呀”。

1973年,17歲的王創民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隨后就讀保定陸軍學院。在部隊中,他因為寫得一手好文章,一直擔任宣傳部門的領導。部隊轉業后,他供職于河北省委政法委,從事宣傳工作。多年中,他一邊工作,一邊默默地查閱各種資料,走訪百余位老人,力圖還原祖父王彥萍當年英勇抗日和不幸遇難的歷史真相。

經過近40年的走訪、查找,王創民終于集齊了證明祖父身份與貢獻的證據鏈。一位曾供職于國軍某部的老人張德福,于1969年在一個信封上寫下這樣一段證言:王彥萍年輕有為,他是中共軍運策動者,軍統發現后要逮捕他,是我告知了他,讓他得以躲避到安全地方。

王彥萍當年在太原的同學楊毓秀證明:當年在王彥萍處發現了一箱共產黨書籍,為了防止國民黨搜查,楊毓秀與同學將書籍燒掉了。

其后,王彥萍在首陽成立的條南抗日自衛游擊隊抗日期間,三次被捕,又由親戚與家人賣掉房子保出監獄的證人、證言也一并集齊。

當年日本鬼子得知王彥萍還在抗日時,威逼當時的保人薛道軒將王彥萍帶回。王彥萍斷然向薛道軒手書了絕不與日本鬼子同流合污的詩句。自此,日本鬼子陡起殺心,安排日偽警備隊的漢奸,在曾當過王彥萍警衛員的漢奸蘇永福帶領下,摸到王彥萍藏身的山溝,將其殺害。

事實明確,證據確鑿。烈士終于可以含笑九泉了。2017年1月19日,山西省民政廳向運城市人民政府下發了同意追認王彥萍同志為革命烈士的文件。而這一切的到來,王創民用了近40年時間。他當年走訪過的老人,有一多半已經過世。然而,事實畢竟是事實,英雄抗日的歷史不會被忘記。

在文化梳理中張揚先賢精神

一個人活著,總要有些精神追求。當年,祖父為了抗日,為了新中國成立,獻出了自己的家產和生命,作為烈士的后人,王創民想,應該繼承遺志,奉獻家國。

在搜集祖父王彥萍的相關史料中,王創民發現了家鄉原有的二賢祠、首陽書院等文化遺址及照片。他被伯夷、叔齊“不食周粟”的思想所感動,也為家鄉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曾經發生的故事而震撼,決定成立首陽文化研究會,傳承文明薪火,賡續先賢精神。

“一個民族,要有文化的自信,而文化的自信,來源于對自己來處的清晰。位于華夏之中的首陽山,與史籍中最早出現的中國二字是一起出現的。中國之名始于堯舜禹,依中條而豎其國,謂之中國。”這是永濟市首陽文化研究會推出的書籍《首陽文化探源》封面上的一段話。這段話也是王創民和研究會一班人的思考和追求。

經過數年努力,研究會的同志撰寫、搜集了一百余篇文章與詩聯作品,還有不少古圣先賢關于首陽的詩文,匯集成冊,由紅旗出版社出版了《首陽文化探源》一書。《這里是中華民族的祖山》《<禹貢>記載的雷首山》《舜漁雷澤在首陽》《首山文化的濃重一筆——棲巖寺》《孔孟數度贊二賢》,百余篇文章,新的發現、新的觀點、新的歷史文化信息,令人驚喜。作為首陽所在地的永濟,在首陽研究上有了作為與成就。黃河岸邊的中華文明發祥地之一首陽,從此不再默默無聞。

在紅色文物展覽中牢記初心使命

首陽文化研究會工作步入正軌后,王創民又萌發了新的想法。他想把數十年中收藏的紅色文物展出來,不僅展出來,而且還要長久展出來,讓曾經感動過他的歷史影像、片斷,感動更多的人。

經過反復考慮,他選擇的天平還是傾向了故鄉。他要在家鄉永濟建一座紅色文物收藏博物館。收藏品是現成的,但要找房子、陳列專家、管理員。在朋友的幫助下,他將館址選在了運永一級旅游路旁的匯蒲醋廠內。

匯蒲醋廠是專門生產永濟歷史特產柿子醋的企業,廠長是王創民的朋友,同樣熱愛紅色文化,為支持朋友的想法,他慷慨地將院中一座高大寬敞的房子辟為博物館。

王創民請來了運城市政協、黨史辦、方志辦等的領導幫他策展,讓博物館雖地處永濟,卻品位不俗。館內有新中國成立前的歷史資料、報紙、圖書、錢幣、信箋、通告、煙標、槍刀等,還有現代書法名家和二十幾位將軍手書的作品。

“慎終追遠”“崇尚英雄、不忘初心”“繼往開來,弘揚傳統”“后寨坡上聳高崖,自古險道舊蒲關。日軍北來下馬地,首山健兒彈如丸。鄉音同呼衛國志,槍炮齊射滅兇頑。奮臂振我華夏氣,民間抗日第一戰。”這是由王創民撰文、永濟市委老書記潘和平書寫的詩作。

展廳中有衛老凹、趙玉漢、仇官有、張廷耀等書法名家的作品,一壁翰墨、滿館情懷,令人感動。書作中還有李來柱、劉精松、李乾元、裴懷亮等將軍的墨寶,為博物館增色不少。

博物館中有1949年9月的《山西日報》創刊號,有最早的《大眾日報》,有70年前報道永濟的《人民日報》,有當年解放區人民在黨的領導下生產的“無敵”牌、“369”牌香煙煙標,有新中國成立前人們去往白區的路條,有我黨早期基層組織通知廣大群眾開展大掃除、掃蝗、生產自救等活動的通知。還有村級組織為未足額繳公糧的情況說明等。

“那時候我們黨的縣一級政權人數很少,但效率很高,定好工作目標后,派交通員送往鄉里,再送到村中,各項工作就轟轟烈烈開展了。那時候,新生的紅色政權充滿生機與活力,像紅色的火苗一樣溫暖,而且給人們希望。這便是習近平總書記所講的初心、使命。”王創民說。

在博物館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塊深紅色的金字牌匾,匾上書寫著“福利一鄉”。那是七十多年前,王創民的祖父王彥萍為首陽鄉老鄉長鄭永清先生書寫的牌匾,意為造福全鄉人民,正是鄉賢的基本含義。七十多年前的王彥萍先生年僅二十八歲,其書寫的顏體書法,筆力遒勁,充滿正大氣象(如下圖)。

王創民說,得知他在搜集祖父遺物時,同村的鄭家后人將已經做了多年儲糧柜板的牌匾捐獻了出來,為人們還原了一段珍貴的歷史。文字是無聲的,卻又是最富有能量的。睹物思人,作為后來者,我們看到了河東大地上后來者的風采,看到了河東大地上先賢的精神光芒。

博物館中還有人民日報社老社長邵華澤先生為博物館題寫的館名,引人注目。可以說,在王創民的努力下,小小的博物館匯聚了四面八方的人,匯集了他們對紅色歷史的熱愛。

離開博物館前,永濟市雙語學校校長張關鎖說,這里是他們學校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成百上千的師生要從對博物館的紅色革命史學習開始,培養愛國精神、家園情懷,補好精神之鈣。

在現場,從博物館的簽名簿看,已有四十多個單位的同志前來參觀過。相信王創民的紅色情懷,正在感染和影響更多的人,在新時代社會主義建設的大路上,闊步向前。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