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耕讀”懷想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王逸群時間:2019-11-07

十月末的一個周日,我回了一趟老家,正巧幫母親收割家里僅二分地的柴胡稈。秋陽下,我揮動鐮刀,俯首彎腰,割了一會兒便腰酸腿麻,額上滲汗。肢體雖說有些難受煎熬,心里卻覺得愉悅舒適。久違了!這種因做體力活而產生的酸痛感。由此,我想起了一個古老的話題——耕讀。

我國長期是以農耕為特色的,與之相適應,耕讀文化占有重要地位。歷代帝王從形式上重視農耕(如籍田禮)自不待言,有的皇帝在處理朝政后,還親自耕田種地,據說明太祖朱元璋即位后下令把皇宮空地都改成菜地園圃,栽種瓜果蔬菜,他一有空就會到園子里除草澆水。康熙帝也曾親持犁器耕了一畝地,看呆了眾人。在浩如煙海的古代詩文中,不乏描寫耕讀之美的作品,著名文人多與耕讀有不解之緣,有的干脆就是“耕讀模范”。你看,陶淵明扛著鋤頭,走在山下的小路上:“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蘇軾因在黃州城東一塊坡地耕田,自號東坡居士。辛棄疾親自設計了“高處建舍,低處辟田”的帶湖莊園,并對家人說,“人生在勤,當以力田為先”,因之自號稼軒。

英國教育家洛克也有與“耕讀”類似的思想,他十分推崇腦力勞動之后的體力活動。在《教育漫話》一書中,他說,“靜坐或讀書的人又正需要一種運動”“(園藝與木工)這種工作對于一個讀書或做事的人是一種適合而又健康的娛樂”。洛克還列舉了幾位以從事體力勞動為樂的偉人,如古羅馬將軍辛辛那圖斯熟悉犁耙,猶太人崇拜的士師(審判官)基甸會使用連枷打谷,古波斯皇帝甚至親自種植了一大片果樹,“他們一方面是偉大的將領與政治家,一方面又是務農的農人”。

中國共產黨人更是“耕讀”文化的積極實踐者,抗戰時期的延安,“耕讀”“耕戰”蔚然成風。從黨的領袖到普通戰士,工作之余,戰斗間隙,都積極投入到勞動之中。毛澤東在楊家嶺窯洞對面的山溝里,開墾了一塊長方形的地,種上蔬菜,閑暇時就去澆水、拔草。周恩來帶頭學習紡線,在棗園舉行的紡線比賽大會上,他還被評為紡線能手。作家吳伯簫把自己勞動的體驗寫成了一篇篇膾炙人口的散文,他在《記一輛紡車》里這樣寫道:“在工作、學習、練兵的間隙里,誰沒有使用過紡車呢?紡車跟戰斗用的槍、耕田用的犁、學習用的書和筆一樣,成為大家親密的伙伴。”《菜園小記》描繪了一幅幅溫馨的勞動畫面:“暮春,中午,踩著畦壟間苗或者鋤草中耕,煦暖的陽光照得人渾身舒暢。新鮮的泥土氣息,素淡的蔬菜清香,一陣陣沁人心脾。一會兒站起來,伸伸腰,用手背擦擦額頭的汗,看看苗間得稀稠,中耕得深淺,草鋤得是不是干凈,那時候人是會感到勞動的愉快的。”耕讀結合,不僅使延安軍民豐衣足食,打破了國民黨的經濟封鎖,還造就了積極熱情、樂觀向上的精神風貌。音樂家張寒暉一曲《軍民大生產》傳唱至今,激勵了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

明末清初著名理學家張履祥說:“讀而廢耕,饑寒交至;耕而廢讀,禮儀遂亡。”在生產力低下的時代,“耕”的確關系到生計問題。今天,機械化、智能化日益普及,勞動效率大大提高,幾乎沒有人再為吃飯穿衣而發愁,繁重的體力勞動都交給了機器。這種情況下,是不是可以“讀而廢耕”呢?答案是否定的。然而,我們看到的現象是“讀而廢耕”。在機關,白領階層從早到晚總是面對辦公桌或電子屏幕;在大中小學,教師忙于教書,學生忙于讀書做題考試,閑暇則只動動手指頭,頻頻刷屏,不同形式的體力勞動漸行漸遠,“四體不勤,五谷不分”正成為一種新的社會憂慮。

遙想三十多年前,少年時代的我,每至散學放假之時,便放下書包,提起鐮筐,扛著锨鋤,或割草砍柴,或鋤草翻地,汗流浹背,腰酸腿疼。那時也許覺得苦,可仔細回想,何嘗不是樂在其中?你想想,勞作時,面向深厚的黃土,背朝遼闊的藍天,勞累之后,飯吃得香,覺睡得甜,體格健康,思路清晰,這不是當下許多亞健康的人們所向往的生活嗎?

人不可太嬌貴,適度的磨礪很有必要。一邊讀書,文明其精神;一邊勞作,野蠻其體魄。這是一種和諧的生活模式。孟子說,“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洛克說,“健康之精神寓于健康之身體”,這樣的人,才能經得起人生的風風雨雨。

耕讀的耕,應該有寬泛的理解,包括多種體力活動,可以是田間勞作,可以是木工等手藝活,或者體育運動。在機械化、智能化日益發展的今天,讀書學習之余,脫離低頭族、久坐族,為自己開辟一方體力活動的小天地,從中體驗勞動之美、運動之美,對于每個人,尤其是青少年而言,意義深遠。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