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鉤沉>

古詩中的大雪

來源:發布者:時間:2019-12-16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只讀十個字,就恍惚到了唐代的永州。此時的柳宗元因革新失敗被貶謫,名為司馬,實為“囚犯”,在大雪時節,他并沒有躲在官署里,而是不回頭地走入山水,與其他季節不同的山水。這是一個怎樣的世界?白茫茫一片真干凈,冷清且孤獨,不,是自由,是不屈的驕傲。“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詩人靜靜地駐足望著,山離他很近,人離他很遠,那位蓑笠翁,許是詩人的靈魂,在與雪對話。

“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這是劉長卿的詩。寒風凜冽,山路曲折,但總算有了一個歸宿之所,此時的詩人受人誣陷獲罪,幸得監察御史苗丕明鏡高懸才化險為夷,白屋雖貧,感謝主人收留,也感謝所有幫助過自己的人。冬日里天黑得快,在無邊夜幕中,風聲、雪聲、犬吠聲,都籠罩在柔和的燈光之下,可能還有人拍打身上積雪的聲音吧,鍋里還留著飯菜,不管早與晚,回到家就好。

夜終于深了,白居易輾轉反側亦有收獲,轉手就“拾”了一首小詩,“已訝衾枕冷,復見窗戶明。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都說白居易寫詩太過淺白,其實,這首詩的細膩程度超出很多人想象。下雪不一定要先用眼睛去得知,在落雪的過程中,空氣會愈加嚴寒,所以,詩人從冷的感受中“驚訝”——雪來了?再向窗欞瞥去,積雪的反光給暗夜帶來了亮光,真是雪來了!一是觸覺,二是視覺,接著聽覺該上場了,為何知雪勢甚大,因為傳來了積雪壓折竹枝的聲音,以有聲襯托無聲,靜中有動、動更顯靜。有了雪,雖然江州孤寂依舊,但也不那么難挨了,明早大雪的樣子,我已看見。(《中國紀檢監察報》)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