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夜宿柴棚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時間:2019-12-19

劉玉棟

1972年初冬,我看到母親把糧甕里的最后一點玉米挖出來,滿面憂愁地提醒因患風濕病而嚴重駝背的父親:“這是咱家最后一點糧食了,你趕緊想法子,要不,全家八張嘴就要掛起來了。”

一向剛強的父親用拳頭狠狠重捶了一下病腰,滿臉皺紋里盛滿無奈:“唉,這不爭氣的身子骨。”

看到父母熬煎的樣子,剛滿十七歲的我陡然感到肩頭的責任,不假思索地安慰父母:“我大了,想法出去掙錢糴糧食,絕不讓全家餓肚子!”

經多方打聽,得知橫水土產公司要雇人從百里之外的中條山磨里峪小北山有個叫大晉堂的地方往橫水火車站運木炭,報酬是每斤二分五厘。我心里盤算:一斤二分五厘,一千斤就是二十多塊,能糴七八十斤玉茭,足夠全家人吃大半月,這可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的好事啊!很快與兩個年長的鄉鄰達成共識,回家給父母一說,父母擔心地問:“你才十七,力氣還沒長全,又沒出過遠門,猛地到百里開外的深山拉貨,出點岔子咋辦?”我挺挺腰板,拍拍胸膛答:“在隊里啥重活沒干過?這回拉木炭和兩個大人廝跟著,肯定出不了事!”父親默默地點了點頭,朝我衣袋塞了幾張毛毛錢,說:“路上應急用。”

當天下午,我與兩個鄉鄰各拉一輛小平車,肩膀上挎著內裝幾塊玉茭面糕糕的布袋,車上拴著一卷過夜用的棉被、手電筒和修輪胎用的氣筒、膠水等工具,像出征的勇士踏上征程。先到橫水土產公司開介紹信。工作人員看到三個土里巴嘰的漢子用平車憑人力拉木炭,善意地警告說:“燒木炭的大晉堂,在縣東磨里峪小北山后頭的大晉堂,遠著哩,要翻幾道溝,趟幾條河灘,過許多窄路陡坡,以前總是雇用縣運輸公司的汽車或者當地的畜力膠輪車拉運,從來沒人敢用小平車往回拉,你們可要想好了,出了事故我站可不負責。”為了能賺錢糴糧,讓家人不餓肚子,年長的鄉鄰保證:“我們幾個在隊里常年拉平車,彪著哩,再說三個人一幫,可以互相照應,保證順利把木炭拉回來。萬一出了事故算我們的,決不會找你們麻煩。”  

對方見我們態度堅決,便給生產木炭的廠家開了提貨介紹信。拿到“敲門磚”,我們像撿到金娃娃一樣高興,即刻拉起平車,趕往二十多里外的絳縣縣城,找到一個熟人在臨時工地上借宿。

第二天一早,我們被驟然響起的有線廣播喇叭驚醒,爬起來,拉起平車穿過晨靄上了公路。心存亢奮,腳下生風,日頭爬上當空時已踏入磨里鎮。路旁的雜割鍋冒出熱氣拖住我們的腳步。人是鐵飯是鋼,昨天中午在家中喝的玉茭面糊糊,夜里啃了塊涼糕糕,又拉著平車趕了幾十里路,一向干癟的肚子早就不知叫了多少回。年長的鄉鄰說:“咱們走了半天了,餓透了,今個就潑上喝一回,多生點力氣。”大伙把平車放到路旁,坐到雜割鍋前的方桌上。掌勺師傅把熱乎乎雜割剛端到面前,我就迫不及待地咂了一口。這是我頭一回喝雜割,又香又辣的味道直沁肺腑。看到我們三個的饞勁,掌勺師傅問:“看你們的來派,拉著小平車,是進山拾柴的吧?”

“不是,我們是去磨里峪的小北山大晉堂往橫水火車站拉木炭。”年長的實話實說。

“用小平車拉木炭?”掌勺的老師傅驚愕地說,“我在這兒賣了多年羊雜割,只見過汽車和膠輪車從山里往外拉木炭,還因山里路窄坡陡不好走,經常有翻車的。這可不是靠人拉小平車干的活,趁早回去吧!”

“隊里分的口糧少,我們不拉木炭掙點錢,全家就要斷頓,再危險我們也要去。”掌勺師傅從話里聽出我們的苦衷,勸說:“這里到產木炭的大晉堂還有好幾十里山路,汽車和膠輪車都是打早去,趕到大晉堂拉上貨往回返,臨天黑再回到這里,在車馬店住一夜,第二天早起往橫水火車站送。要不,你們今個就在這里住下,明早進山到大晉堂拉木炭,臨黑前趕回來住下,后天再往橫水送。”

年長的鄉鄰拍拍癟癟的衣袋,說出我們的窘境:“老伯,我曉得你是好意,可我們窮得叮當響,沒錢住店,只帶了兩天的黑饃,耽誤不起。所以,我們必須今天往大晉堂趕,拉上木炭,明天送到橫水火車站。”

“大晉堂就是個燒木炭的地方,根本沒地兒住,你們咋過夜?”掌勺師傅問。

年長的同伴答:“我們過慣了苦日子,又帶著被子,將就一夜就成。”

掌勺師傅見我們吃了秤砣,提醒:“那你們趕緊走,恐怕昏天摸黑能趕到大晉堂。”

告別雜割鍋,我們拉起平車,鉆入山里,沿著彎曲的峪底古道,轉過一道嶺峰又是一道峰嶺,淌到溪流左面又淌回溪流右面,滿目充斥著巉巖峻嶺和野灌叢棘,陣陣山風像一頭頭怪獸橫撞直沖,肆嘯狂呼,鞭笞著我們粗礪的顏面,撕扯著我們襤褸的衣衫。經過數小時的艱難疾行,我們用腳步丈量了幾十里山路,終于踏上小北山的領地。

山里天氣說變就變。舉目四望,整個天際被地毯般的陰云所覆蓋,陰云下面翻滾著濃厚的暮霧,把遠處的峰嶺籠罩其中,天色陡然昏暗下來。

過來一位老鄉,我們問:“老伯,我們是到大晉堂拉木炭的,還有多遠?”

“不遠了,從這里進溝一直走。”老鄉往南面指了指。

超負荷的長途跋涉雖然使身體嚴重透支,但一聽快到目的地了,渾身陡然增添了力氣。我們拉起平車進了溝。但萬沒想到,溝底只有一條不足三米寬的臨時車痕,在遍布石頭的河床上蜿蜒,身后的平車像波濤中的扁舟,平車轱轆時而碾到突兀的石頭上,產生巨大的阻力,拉車者需拼出很大的勁才能驅使平車前行。直到天完全黑下來,車隊才走到嶺根的山路上,我們只得打開手電照明,順著山道前行。

山道狹窄崎嶇,越上越高,坡度越來越大,我拉著空平車吃力地往上爬,肩上的背繩深嵌在肉里,渾身的汗從頭上身上腿上一直往出冒、往下淌,一直淌到鞋窩里。鞋是母親用手工做的,底又厚又硬,又沒襪子穿,汗水淌進鞋里,又濕又滑,一走一滑,走起路來更加吃力,但還得堅持往上爬。遇到一個人拉不上去的陡坡,不得不停下來,三個人一起往坡頂拉一輛平車,拉上去后,又一齊返到坡底,拉另外兩輛。如此一來,又耗費了大量的時光。走到目的地,一看木炭窯臨時窩棚里的鬧鐘,已是晚上十點多鐘了。

我們遞上橫水土產公司的介紹信,燒窯人一看,劈頭蓋臉地數落起來:“山里的路又窄又陡又險,從來沒有人敢用小平車往山下拉木炭。再說,你們半夜上來,往哪住?”

年長的鄉鄰賠著笑臉說:“師傅,我們從昨天起身,走了百十里路,好不容易來了,又有橫水土產公司的介紹信,請高抬貴手,讓我們裝貨吧。今夜我們就在平車底下將就著睡,天一放亮就動身往回返。”

木炭屬較輕的物品,體積很大滿滿一草袋,只有四十五斤。小平車車箱有限,摞三層高才能裝二十袋。我們還想多裝幾袋,被燒窯師傅阻攔:“每平車裝二十袋,九百斤,用人拉,夠多的了。”

裝好平車,看到我們欲往平車底下鉆,燒窯師傅發了善心:“這地方夜里涼,睡平車底下可不行,西面地里有幾個獵人搭的柴棚,你們就到里面過夜吧,總比野地里強。”

世上還是好人多,一股暖流注入全身。我們千恩萬謝,打開手電筒,跑到木炭窯西面的梯田里找到柴棚。柴棚是用幾根木桿搭建的三角形棚子,兩側用地里的玉茭稈遮擋,底下鋪的也是厚厚一層玉茭稈。我們三人各占一個柴棚,從地里抱回一些玉茭稈,擋住兩端,柴棚內就成了一個四面封閉的“暖房”。這時,天上下起毛毛雨,細碎的雨珠落到玉茭稈上,發出柔柔的呢喃,像是母親吟出的歌謠。

我整理好“暖房”,把極度疲倦的身軀依偎在散發著泥土芳香、用玉茭稈編織成的炕上,用外面印著大牡丹花的被子蒙住全身,感到每一塊骨頭都揮發出滿足,每一根汗毛都分泌出愜意,很快進入了夢鄉。時而夢見我把一疊錢遞給父親,父親呼地展起腰,臉上盛開出菊花;時而夢見自家院里擺滿豐盛的席面,空氣里溢滿香味,鄉親們個個笑逐顏開,大快朵頤;時而夢見木炭窯前鋪上火車路,裝著木炭的鋼鐵長龍開向橫水火車站。

“天明了,不要睡了!”幾聲叫喚把我從沉睡中喚醒,但思緒依然在甜甜的夢境里徜徉。

“別磨蹭了,快起來趕路,不然,天黑就趕不回家了。”我一骨碌從“暖房”里爬起來,走出柴棚。昨晚睡得太好、太香,我感到頭腦清醒,筋骨暢通,渾身是勁,拉起滿載木炭的平車,跑在最前面。在返程的路上,與同行的兩位鄉鄰,互相關照、鼎力協作,終于于當天下午安全地把滿車的木炭拉到橫水火車站,用汗水賺取了應得的報酬,淘到有生以來“第一桶金”。

苦難是最好的老師。近半個世紀來,在漫長的工作生涯中,每當我遇到坎坷或逆境,就不由想起夜宿柴棚的經歷,渾身增添了笑傲困難、砥礪前行的勇氣和力量。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