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碧血為底灑荊州——追記關公生命的最后半年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時間:2019-12-19

王西蘭

從公元219到2019,關公辭世已整整1800年。

219年農歷八月,關公開始北伐曹魏的襄樊戰役,經過了水淹七軍威震華夏到東吳背盟偷襲荊州的大逆轉,于臘月二十二兵敗被俘,英勇就義。加上當年的閏十月,整整半年時間。

本文追記的,就是關公生命的最后半年。

關羽獨膺重任駐守荊州的6年多時間里,曹操不斷在朝廷經營自己的勢力,獨霸朝政,專橫跋扈,野心不斷膨脹,不斷加快篡漢的步伐。自被曹操挾持定居許都,漢獻帝實際上已被軟禁,只是守著一個皇帝空名。朝臣忠于皇帝的,多被誅殺整肅。作為東漢末代皇帝,他還是想努力整頓朝綱,先后發出密詔,委托國舅董承、皇丈伏完,以朝廷的名義征討篡逆,懲辦曹操。劉備就曾參與過董承的地下活動。但是,曹操的力量太強大了,皇宮內外,完全被曹操的親信控制,董承和伏完奉詔討賊的行動都遭到失敗。出于大漢天子的最后尊嚴,漢獻帝與曹操當面攤牌,莊嚴正告他:“君若能相輔,則厚;不爾,幸垂恩相舍。”(《后漢書》)你愿意輔助我你就好好輔助,不愿意輔助,你就干脆舍棄我算了,不要拿我作為招牌!在當時皇權至上的社會環境下,曹操還是感到了一定的壓力,就把他的辦公地點移居河北鄴城,從此再不與朝廷直接面對了。他“贊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在朝廷已經完全不必施行臣子禮節。這還不滿足,曹操還在建安十七年(212年),要挾皇帝為自己晉爵魏公,在他的封地建立行政機構,公開與漢室朝廷分庭抗禮。歷史上,不論此前還是此后,權臣謀國,改朝換代,都是這樣的步驟。他倒行逆施的篡漢行為,連他自己的忠實部下也強烈反對,他的第一謀臣荀彧就因公開表示不同意見被他逼死。四年以后,建安二十一年(216年),曹操又晉爵魏王,加九錫,在封地有了一整套政府班子,警衛、儀仗和皇帝幾乎一樣了,距皇位也就是一步之遙。為此,他又處死了兩個持反對意見的重臣。至此,曹操的篡漢野心已經暴露無遺。表面上他打著漢王朝的旗號,實際上在建立和經營曹氏政權,名副其實地成了“名為漢相,實為漢賊”。東漢朝廷已經是來日不多,曹操篡漢,已經指日可待了。

沒有了漢室王朝這個名義上的中央,反曹勢力要發兵勤王,一些地方勢力又會以此為借口脫離朝廷而偏霸一方。新一輪的軍閥割據和互相爭戰就要繼續反復。四百多年基本和平的社會秩序就要重蹈春秋時代的覆轍,持續混亂局面。天下蒼生又要淪入水深火熱之中。

這一亂,也許又是數百年時間?

后來的歷史事實是,由于劉備、關羽們的扶漢大業沒有成功,中國歷史就一路風雨飄搖,三國,兩晉,五胡十六國,南北朝,隋唐交替,又混亂了四百年。春秋戰國時代的歷史悲劇,在中國大地上又一次重演,給華夏民族和中華人民帶來了多么深重的災難啊。

關羽是受過漢室朝廷爵位的,對漢室朝廷有著君臣之義。他從小受春秋大義熏陶所形成的忠義思想,使他具有了堅定的尊奉漢室忠于君主的政治倫理自覺。聽到朝廷陸續傳來曹操弒皇后、殺皇子、逼皇帝的消息,關羽撫膺大慟,滿腔悲憤,恨不能立刻領兵勤王,重整朝綱,安定天下。他當然也知道這不是憑一己之力的事,他只有厲兵秣馬,枕戈待旦,等待時機。

這一天終于來到了。建安二十四年(219年)七月,隨著曹操明目張膽地加快篡漢步伐,隨著益州局勢的平穩和漢中之戰的完全勝利,為了高揚扶漢討賊的正義旗幟,為了號召和鼓舞天下擁漢反曹的正義力量,劉備在部屬的擁護下,晉位漢中王。這樣,扶漢力量與曹操就有了對等的名義與爵位,全國就有了團結討曹的革命中心。

東漢王朝,終于有了一股完全忠于自己的政治力量,有了一股完全可以對抗強大叛逆的軍事力量。

企盼國家一統天下太平的中國人民,終于看到了一線希望。

益州的使節沿著長江順流而下,來到了荊州,授關羽以印綬。這是關羽顛沛流離戎馬一生最揚眉吐氣的日子。漢中王晉封勞苦功高的關羽為前將軍,假節鉞。

關羽成為劉備集團第一軍事統帥。這當然是劉備對他三十年軍事功勛的肯定,是對他巨大貢獻的酬謝,也是為了確立他在本集團軍事力量中最權威地位的組織措施。這是眾望所歸,是當之無愧的。假節鉞則是更高權威和權力的象征。節,是一種象征皇帝(或諸侯王,劉備這時是諸侯王)的儀仗;鉞,是一種象征皇帝(或諸侯王)生殺予奪的武器。假節鉞,就是把皇帝的節鉞給予借用,就是代表皇帝,是特別的榮譽,更是代表皇帝行使權力。這當然是給予關羽極大的信任和權力。以這樣大的權威和權力,交給關羽什么任務了呢?

那就是準備已久也期待已久的北伐。發起對曹操的主動進攻,為國討賊,為民除害,為天下開太平!

諸葛亮的“隆中對策”經過十二年的艱苦奮斗和積極準備,“命一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洛”的第二步戰略計劃,終于到了行動的時候。

歷史又一次把關羽推向了斗爭的前沿。

歷史終于把關羽推向自己的人生頂峰。

關羽很快就安排好荊州的防務,委派南郡太守糜芳守江陵,將軍士仁守公安。江陵是荊州的首府,擁有大量的軍用物資和糧秣,是關羽出征部隊的戰略后方;公安是長江南岸的重鎮,東可扼制東吳而西可連接入蜀通道,是益州和荊州兩大塊地盤的連接點,戰略意義也十分重要。分配荊州的兩個重要將領駐守,又留下了足夠的兵力,關羽出征伐魏的戰略準備是審慎而嚴密的。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八月,關羽舉扶漢之旗幟,奉討賊之將令,挾假節鉞之威勢,率正義之師,揮軍北上,攻城拔寨,開始了堂堂正正、轟轟烈烈北伐曹魏的襄樊戰役。

荊州之師,一路幾百里,鼓角齊鳴,勢不可擋,如風卷殘云。

赤壁之戰后,曹軍南部防線的軍事大本營在襄陽及樊城,由曹軍第一戰將曹仁鎮守。襄陽無險可守,曹仁的軍事力量布置在樊城。關羽的荊州北伐軍,迅速包圍了樊城,軍事攻勢十分猛烈。曹軍龜縮在樊城,很快就失去了出城作戰的抵抗力。曹操接到曹仁求援的戰報,急派于禁兵團七支軍隊火速支援。于禁在曹軍中是老資格的將領,是曹操事業初創時代的元老級干部,這時的職銜為左將軍,也是元帥級別。他執行軍紀嚴明,是曹營名將。派他來支援樊城守軍,應當說是最好的人選。何況,還給他派了一個驍勇的戰將龐德為先鋒。這個龐德原是馬超部下,因病脫離,后來跟隨了曹操,長期閑置,沒有表現的機會。這次出征,聲言要與關羽拼個你死我活,竟然抬著棺材上陣。這樣一個不要命的給于禁做先鋒,那就更是強強聯合了。于禁援軍開赴前線,關羽親自出陣,與曹營先鋒龐德連戰幾天,難分勝負。關羽知道這次戰役不是以前與其他軍事集團爭奪地盤謀求發展的戰斗,而是一場代表國家奉召討賊的戰爭。他熱血沸騰,勇氣倍增,不顧自己已經五十九歲的年齡,面對強敵毫無懼色,精神抖擻,拍馬揮刀,沖鋒陷陣,馳騁在血火紛飛的戰場上。

關羽是一個統帥,更是一個戰士。

時值初秋時節,天降大雨,沔水(漢江)暴漲。于禁長期在北方作戰,不熟悉荊襄的地形,軍寨安扎在低洼地帶。關羽多年駐軍荊州,陸戰水戰皆通。他冒雨查看地勢,派軍決開河口,乘船攻擊,水淹七軍,摧枯拉朽,大破曹營,生俘了主將于禁和龐德,擊潰了樊城援軍。曹兵降者甚眾,而于禁也拜服關羽的聲威,伏地投降。關羽也曾苦心勸降龐德,龐德出兵前大話說得口滿,堅決不肯,只好斬殺。荊州軍于是聲威大震,曹操任命的荊州刺史胡修和南鄉郡守傅方乘機反正,投奔關羽。許都西邊的陸渾(嵩縣)、郟縣、梁(開封)一帶民眾乘勢起義,由地方部隊領袖孫狼領導起義軍民,接受了關羽的任命,打起了關羽的旗號,與關羽的荊州兵團遙相呼應。忠于漢王室的朝廷官員也暗中策動,圖謀配合關羽的軍事行動。“羽威震華夏,曹公議徙許都以避其銳……”(《三國志》卷三十六,蜀書六,關張馬黃趙傳第六)中原震動,許都周圍和黃河以南形勢大亂,曹操已經惶恐至極,連忙商議應急方略,意欲遷移首都,以避關羽荊州大軍的凌厲攻勢和前進鋒芒。

“威震華夏”!縱觀中國古代戰爭史,還有誰得到過這樣的評價?而且是正史上的評價!稱霸天下的項羽沒有,幫助劉邦奪取天下的韓信沒有,所有的三國名將也都沒有。沒有誰曾取得過這樣巨大的勝利,沒有哪一場戰爭曾產生過這樣巨大的影響。劉備集團以關羽一旅偏師,就獲得了扶漢討賊的軍事聲威和實際優勢。天下震動,天下振奮。

關羽登上了畢生事業的光輝頂峰,也是自己人生的光輝頂峰。

眼看著,關羽就要成功于天下,就要成功于歷史。

眼看著,春秋大義,就要成為永載史冊的成功實踐。

不幸,關羽面對的是中國歷史上兩個最大的陰謀家和一個最卑劣的小人。

就在關羽取得節節勝利,樊城岌岌可危,曹操惶恐至極,意欲遷都以避鋒芒的時候,時任丞相軍司馬(相府軍事參謀)的司馬懿提出樊城解圍之計:


于禁等為水所沒,非戰攻之失……劉備、孫權,外親內疏,關羽得志,權必不愿也。可遣人勸躡其后,許割江南以封權,則樊圍自解。

——《資治通鑒》卷六十八,漢紀六十


曹操不愧是個最大的陰謀家,連他的參謀也是最大的陰謀家。

曹操自然“從其言”,同意了司馬懿的建議,于是派人去聯絡孫權,同時派出就近在宛城駐軍的徐晃兵團,支援樊城,再戰關羽,還派出議郎趙儼參贊曹仁軍事。徐晃兵團戰斗力不是關羽軍隊的對手,在中途猶疑遲滯,曹操又派將軍徐商、呂建協助。曹營謀士看到戰場形勢仍然難以扭轉,都力勸曹操親自領兵抵御關羽。于是曹操親自出征,把大本營駐扎摩坡(今郟縣東南),部署殷署、朱蓋等十二支軍隊會合徐晃。盡管如此,曹操還是沒有把握,又密令東南前線的張遼部隊,兗州刺史裴潛、豫州刺史呂貢率領地方軍開赴前線。

至此,曹操方面已派出十一位將領和十二萬兵力投入戰斗,看看這個名單:曹仁、滿寵、于禁、龐德、徐晃、趙儼、徐商、呂建、殷署、朱蓋、張遼、裴潛、呂貢,其中大將七人,參軍一人,刺史二人,太守一人。以這樣的力量配備對付關羽,可見曹操下了多大的本錢。而關羽以四萬多兵力,進攻襄陽,包圍樊城,水淹援軍,借助民軍,驚擾敵后;先后消滅曹軍主力四萬人,俘降、斬殺敵軍大將各一人,收降敵方刺史、太守各一人,而且戰爭的主動權一直把握在關羽手里。

誰也想不到,問題出現在關羽的背后。

這時的孫權,早已不是赤壁之戰時代的孫權了,已經毫無忠義、正義和俠義可言了。為了集團私欲,為了奪取荊州三郡之地,孫權暗中投降了曹操,答應配合曹操從背后偷襲關羽。

這一切,孫權向曹操正式要求,鄭重要求,要悄悄地進行。

孫權也不愧是最卑劣的小人。

這樣,關羽面對的,就是兩個國家級別的軍事集團了。

孫權的偷襲計劃由呂蒙執行。呂蒙當時駐軍陸口(今湖北赤壁市陸溪鎮),在關羽東部防線的邊沿。他一直覬覦著荊州三郡,多次挑釁,由于魯肅堅持聯合政策,才沒有得逞。如今正式接到命令,呂蒙立即行動起來。但是面對智勇兼備的關羽,面對荊州嚴密的防御,硬奪是不行的。關羽北征,把足夠的軍隊留守荊州,公安和江陵又是經營多年的城池,守備能力是很強的;而且沿線每隔十里建造了報警的烽火臺,升起煙火,就可以次第傳遞軍事警報。只要東吳有所行動,警報發出,關羽很快就能回軍救援。再說,兩家已經達成協議,荊州已經平分,借你半個郡還你兩個郡,雙方都還是同盟軍呀。

一個胸懷大義的人,對不義小人,永遠是估計不足的。關羽就是如此。

而只要是小人,都會是陰謀家。

呂蒙的陰謀是非常完整的。他首先裝病,要求離職休養,去首都建業(今南京)看病。他向孫權推薦新的領軍將領,是沒有什么名氣,書生型的年輕將領陸遜。這是孫權和呂蒙、陸遜一起密謀好的,立即公開發布了任免公告,命令呂蒙病休。陸遜接任后,立即又以晚輩的姿態,故作謙恭,給關羽寫信,表示仰慕之情,表示隨時聽從教導的愿望。這一招的迷惑性是很大的。關羽看到呂蒙離職,陸遜謙恭如此,以為他沒有什么能為,加上前線兵力不足,樊城久攻不克,便調動一部分荊州守軍開赴樊城陣地。荊州守備的兵力,就比較薄弱了。接著,呂蒙暗中又到了陸口,與陸遜一起策劃了“白衣渡江”的行動。江南商賈流行穿白色衣服,和軍隊的服裝有很大差異,東吳兵士穿了白衣,乘船而上,沿途的荊州守備軍以為是商家船隊,便不以為意,到了跟前受到突然襲擊,來不及舉火報警,軍事要塞就已經失守。

至此,以荊州的守備,還不至于被攻陷。公安、江陵是軍事重鎮,城防工事經關羽多年經營,固若金湯;而且守備力量不弱,有兩位職位不低的將領在駐守,應當不會輕易陷落。

但是,堡壘是最容易從內部攻破的。在關羽進攻樊城戰斗激烈的關頭,負責給前線運送軍需給養的士仁和糜芳,工作不力,貽誤軍紀,關羽給予了嚴肅批評,聲言“還而治之”,就是勝利后回到荊州再作處理。這兩位肩負重任的將領,原本是劉備的姻親和嫡系,即使對關羽有所不滿,也不至于心懷二心。沒想到孫權派人到公安和江陵勸降,陳說利害,誘以高官厚祿,竟然使二人相繼投降,開城迎賊。城防堅固的公安和江陵,就這樣被東吳不費一刀一槍,輕易占領。

孫權配合曹操“躡其后”襲擊關羽,陰謀得逞了。

“人道老瞞(曹操小名)是漢賊,誰知賊更有孫權!”(明,何思傳:《題大王冢》)

荊州已然失去,但關羽還說不上什么危險,或者說脫離危險還是有很大的機會。如果沿著漢水西去,會合上庸(今湖北竹山縣)的劉封、孟達,就到了安全地帶,可以休整部隊,保存實力。荊州水軍舟船齊備,水性嫻熟,這是最穩妥的自保方法,而后在上庸等待機會。即使上庸也受到威脅,還可退守漢中,這樣至少可以保全關羽自己的性命。危急關頭,關羽卻沒有這樣做,他沒有只顧保全自己,而是冒著危險,拼著性命揮軍南下,志在奪回荊州。作為肩負扶漢大業方面重任的軍事主將,他太清楚荊州的重要性了。劉備的重托,諸葛亮的運籌,隆中戰略的軍事格局,關羽知道自己肩負的責任。即使北伐失敗,只要荊州還在,就有機會再次北伐;荊州丟掉了,兩路夾擊計劃就會失去一路,隆中戰略就會受到嚴重挫折。為了荊州,關羽付出了十多年的努力和心血,他不會這樣輕易地放棄;為了荊州,他已經多年沒有見到劉備和張飛,他不會這樣去蜀中和兄弟團聚。他懷著必死的決心,奮不顧身地重蹈虎狼之地,去回擊無恥的孫權和呂蒙,去奪回扶漢大業的戰略重地荊州。到這時,他決心如鐵,全不顧自己的滿腔碧血,將會染紅滔滔江漢和廣袤的荊楚大地。

但是,家鄉被東吳攻破的荊州士兵已無斗志,大部逃散,關羽身邊,只留下少數部隊。關羽只能就近駐守麥城(今湖北當陽縣),又被東吳重兵包圍,只好再次派人向上庸請援。

直到這時,關羽還不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非常不幸的是,上庸的守將是劉封和孟達。

孟達原是益州劉璋部下,不得重用,張松、法正歡迎劉備入蜀,他也參與了。后來張松被殺,只剩下他和法正兩人最早投奔了劉備的隊伍。劉備取得益州,法正成了和諸葛亮幾乎平級的重要官員。劉備奪取漢中,任用法正為總參謀長;晉位漢中王后,法正又官居尚書令,相當于總理級別的職務,地位顯赫。而孟達,只被任命為邊遠地區的地方守將,心中極不平衡。關羽請求援兵的使者到來,孟達建議劉封不予出兵。劉封是劉備的養子,關羽就是他的叔父,不能不救。孟達便進讒言,說劉備當年要以劉封為養子時,關羽曾表示了不予同意的意見。這話的離間作用太大了,劉封遂不出兵。

悲劇,已然不可挽回了。

盟軍,部屬,同僚,只要其中之一不是這樣,悲劇便不會發生。

關羽恰恰就遇到了這樣的盟軍,這樣的部屬,這樣的同僚。

夫復何言?我們只有為關羽深深地嘆息,也為歷史深深地嘆息。

關羽等不到救兵,只好放棄麥城,率少數殘兵逃亡益州。途中,遇到東吳大軍數路兵馬圍追堵截,寡不敵眾,終于和兒子關平、部將趙累,在臨沮(今湖北遠安縣)被俘。

對于關羽這樣一位英雄,孫權也還是想收為己用的,就趕到軍前好言勸降。他哪里能夠理解,這時的關羽,早已不是當年下邳失守時候的關羽。

這時候,劉備已在益州稱王。如果說漢獻帝還是漢朝的象征,劉備則是漢朝梁棟。而竊國者曹操,是漢賊;孫權為曹操作倀,同樣是漢賊。關羽是何等樣人,豈肯貪生怕死,投降國賊?況且在扶漢大業氣象一新之際,孫權失信背盟,以小人伎倆,用陰損奸計,背后偷襲,使為國討賊的正義之師功敗垂成。關羽在劉備麾下,是國家重臣,受國家之重托,荷國家之重任,銜國家之大恨,豈肯向漢賊低頭,與小人為伍?

生死之間,關羽毫不猶豫地作了最后選擇。

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他的心里,涌上了多少仇恨,多少遺憾,多少欣慰!他的腦海,一定閃過了自己幾十年翦滅群雄出生入死的戰斗生涯的畫面;他的眼前,一定向往過漢中王率領復仇之師報仇雪恨橫掃吳魏的勝利圖景。大丈夫生于亂世,得遇英明領袖,結為兄弟之交,縱橫華夏三十年,所向披靡,立不世之功;叱咤風云,建千秋大業。大義參天,精神為普天下萬民敬仰;精忠貫日,行為樹人世間道德楷模。他的一生,是義參天地道衍春秋的一生,是波瀾壯闊名垂青史的一生。

“偏向孤城輕一死,不虛平日看春秋。”(明趙欽舜《謁解州廟》)


關羽心如鐵石,凜然不屈,于建安二十四年(219年)臘月二十二日(見曲公游《關公評傳》),慷慨赴死,英勇就義于章鄉(今湖北當陽),時年五十九歲。

建安二十四年十二月,(潘)璋司馬馬忠獲羽及子平、都督趙累等于章鄉,遂定荊州。

——《三國志》卷四十七,吳書二,吳主傳第二


關羽沒有能夠奪回荊州,他把自己的一腔熱血傾注在荊州的大地上,他把自己忠于職守忠于偉大事業的精神和品質,寫在了天地間。

巨星隕落。

衡山垂首,沔水嗚咽,悲歌響徹天地。

華夏之天,漫天白雪;華夏之地,遍地素裹。

風云也為之變色,山河也為之哭泣。

大江東去,波滾浪涌,浩浩蕩蕩,流不盡蒼生淚,載不動百姓血。

關羽犧牲了,帶著功敗垂成的悲壯,走進了歷史。

然而,他犧牲了生命,卻獲得了不朽,獲得了永生。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