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情感講述>

黑豆里的母親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安武林時間:2020-05-12

媽媽,你藏在哪兒?

在那一大片黑豆地里,我領著弟弟和妹妹找啊找啊,就是找不到她。

每一個豆莢里,都有好幾個藏身之處。母親變成了一粒豌豆,我們如何能找到她呢?

這一次,她真的藏起來了;藏起來之后,她就再也不出來了……

母親是49歲那一年變成一粒豌豆的。

我們都知道,她一直想和我們玩一個捉迷藏的游戲,但是,她優柔寡斷,割舍不下我們……最多,她就到鄰居那兒哭訴哭訴,然后紅著眼圈又回來了。

爺爺和奶奶患了老年癡呆癥,吃喝拉撒睡全靠她一人操持。爺爺和奶奶還要沒來由地罵她。那些趕趟兒似的討債人,母親一個一個地去賠笑臉,而父親躲了起來。她覺得很累……她說:我要到一個清靜的地方去。

母親想去深山里的親戚那兒去,但那兒也不清靜。她能管住自己的手,但卻管不了自己的心。她一次一次地說,但從來沒有動過身。我們是她的孩子,她是她父母的女兒,而她還有丈夫,還有那些永遠沒有盡頭的苦日子。她知道,屬于自己的,是躲不掉、也推不掉的,她割舍不下……

這一次,她是多么迫不及待啊!她從沒想過豆莢里是最好的藏身之處。那些黑色的豆衣既能擋住她的目光,也能擋住我們的目光。她神秘地笑著,匆匆地跑著,躲了起來。50歲,她是等不及了……

她49歲那一年,發生了兩件大事。

一件是我們那兒遭到百年不遇的大旱。

另一件是我們那兒遭到了百年不遇的大澇。

而我,在千里之外的地方讀書。這兩件事牽動著我的心,揪動著我的神經,但我不知道母親的秘密……

一百年的大旱,是積攢了一百年的絕望。母親天天到鄰居五嬸家里哭訴:日子怎么過呀!五嬸說:別人能過,咱們也能過。母親不哭了,回家做飯、服侍老人、喂牲口、準備種子……很多事都在等著她。

龜裂的土地不愿接納任何具有生命力的種子,也不肯作任何承諾。就連母親的淚水,也濡濕不了一點點浮塵。

之后,是一百年未遇的大澇。大雨就像母親的淚水一樣,沒完沒了地落,落得人心里發毛。小麥播種時節將逝,那些籽粒卻播撒不下去。

牛在安閑地反芻,那是母親唯一的慰藉。母牛懷著犢,母親像個天使一樣呵護著它,即便父親拿一根稻草敲打母牛,母親也會和父親吵架的。

那些天,大雨傾盆。母親不打傘,發瘋似的去找鄰居家的五嬸。跑了五六次,人家的門都掛著鎖。最后一次,母親去了,端著一碗黑豆。

母親說:借你的黑豆還給你。你看,別人都記不得哩。

五嬸說:哎呀,不就一碗黑豆嘛!

母親說:要是我不管了,他們都不記得了。

五嬸后來告訴我:你媽像瘋了一樣,好多人都覺得奇怪。她和這個人聊聊天,與那個人聊聊天,熱切地想看看平日關系不錯的人。她說她要走了,要走了,什么也不管啦。這是前兆,前兆啊!五嬸說著說著淚水落了下來。

我不太相信迷信,一個人怎能未卜先知呢?如果此事發生在別人身上,我斷然不信。這一次我是信了,徹底的。人是有預感的。爺爺臨終前遲遲不肯合眼,就是想再看我一眼——他最疼愛的長孫。弟弟哭著說:爺爺臨終都未合眼,他一次次地問,你哥回來了嗎?

那一天凌晨,雨住,父親還在夢中。母親悄悄起來,把母牛喂得飽飽的。因為要播種了,母牛還懷著牛犢,不讓它吃飽怎么行呢?母親在院子里的自來水那兒接水,想給母牛飲點水,不料,腳下一滑,咕咚,叮當……母親倒下了,倒在泥地里……父親聽見異響,爬了起來……一切都晚了。

母親微笑著,她故去后還保持著一抹笑容。      

母親倒在泥地里,身上卻沒沾一點泥。

她有一個孩子是寫童話的,所以她留下了一個潔凈的童話形象。

她住進了黑豆里,想和她的孩子們玩捉迷藏的游戲。不過,這一次,她不再讓我們打擾她了。她想清凈。

患了老年癡呆癥的爺爺和奶奶,一下子變得靈醒了,她是他們的女兒呀!他們哭,像孩子一樣流鼻涕和淚水。他們望著女兒的遺體哭啊哭啊,眼巴巴的——可憐巴巴的——盼著能把女兒哭醒。

半年之后,爺爺病故;再半年之后,奶奶故去。他們尋找女兒去了。母親住在黑豆里,爺爺住在酒瓶里,奶奶呢,住在每一件擦得亮亮的器具里……

從此,我不再吃黑豆了。我怕,怕咬痛了母親……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