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情感講述>

“差不多”女孩 也有春天

來源:發布者:時間:2020-05-15

記者 賀雪梅

本期嘉賓:程程(化名),女,24歲,教師

我們身邊總不乏一些“差不多”女孩,她們成績中等,長相一般,性格溫和,沒什么突出的地方,也永遠不會給大家帶來驚喜,程程就是這“泱泱大軍”中的一員。但就在前不久,這個“差不多”女孩告訴我,她結婚了,而且已經有了一個6個月大的寶寶,很幸福。程程說,跟現在的老公相遇、相識、相知或許是她“差不多”人生里最特別的一段經歷。

?性格內向 我是沒有存在感的“小透明”

我特別內向,不是一個會表達自己的人,從小到大,都是家長口中的“乖孩子”,或許只有“乖孩子”才會知道,懂事背后需要承受多大的委屈和不公。這樣的性格讓我看起來特別“佛系”,從來不爭不搶,即便是對于自己喜歡的東西,也不會主動索取。平日里,我沉默寡言,像是一個“透明人”。高中的時候住宿,有一次上晚自習睡著了,下自習鈴聲沒聽到,被鎖在了教學樓中,直到十一點多宿管查人點名時,大家才發現我不在。

我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看窗外的云,常常盯著看半個小時都不會累,但這些行為在別人看來可能就很無聊、奇怪。大學期間,我話很少,不喜歡和大家打交道,也很少參加團體活動。為了結伴上選修課,舍友都是三個、兩個一起,報一些學分比較好修的課程,只有我不一樣,報了很少有人選的剪紙、太極課。我不喜歡八卦、追劇,所以總是很難和大家聊到一塊。但是我也曾努力過,為了合群,融入大家,有一段時間,我狂刷了很多部當時很熱的劇,在她們討論的時候,我努力想插上話,但一說完就會冷場,對于她們說的梗,我也很難理解。大家沒有排斥我,只是我覺得自己和熱鬧格格不入。

一次,大學宿舍的幾個姑娘聚在一起閑聊,嬉鬧著預計誰會先結婚,我被理所當然地排在最后一個。大家心照不宣地認為,這樣的一個怪女孩,大概沒有哪個男生會喜歡吧,就連我自己都這樣認為。眼瞅著大學三年快過去了,寢室的姑娘一個個都有了男朋友,有的甚至都換了兩三個,而我的這棵愛情樹像是還悶在地底的種子一樣,絲毫沒有破土的跡象。

大三寒假,宿舍的幾個姐妹相約一起到南方打工,為了掙生活費,我也報了名。我和另外兩個舍友一起去了杭州的一家電子制表廠,公司后邊就是阿里巴巴的大樓,離西湖很近。因為還沒有畢業,臨時打工,只能被安排做一些簡單的工作,但包吃住,且工資還不低,我們就留了下來。

?勇敢追愛

不再做“佛系”女孩

一開始,三個人都被安排在流水線上,工作幾天之后,兩個舍友就被調去了焊接組,只剩我一個人留在了流水線上。一條流水線大概有十幾個人,我旁邊是一個叫澍的年輕男孩。流水線作業要求手速快,剛開始的幾天,我老出神,經常笨手笨腳跟不上速度。因為排在我的下一個,澍總要幫我安插很多漏掉的零件。或許是工作時間比較長,澍很熟練,除了讓自己專注之外,我也只能抱歉地跟他說“不好意思,對不起”。后來澍跟我說,或許是我當時焦急而又愧疚的樣子勾起了他的保護欲,又或是其他,他也說不上來,總之,之后的他總是有意無意地幫著我,還教了我很多技巧。再后來他干脆跟小組長申請,調到了我的前一個位置,這樣,他就能多做一些,我也不會再那么手忙腳亂了。

慢慢熟悉之后,澍的話就多了起來,奈何我不愛說話,多數都是他在逗我笑。澍是一個十分貼心的男孩,南方的冬天濕冷,宿舍也沒有暖氣,從北方來的我很不適應,澍就從自己家帶了毯子,還專門給我買了兩個暖手寶,一個暖手,一個暖腳;公司的飯很簡單,湯湯水水沒有營養,澍每天都會帶各種水果放進我的工衣柜里;周末休息的時候,澍還會帶著我去逛西湖,或者是周邊的大學……

一個月的時間過得很快,枯燥無味的流水線作業,因為有澍的陪伴,似乎也沒那么難熬。澍是我遇到的第一個這么照顧我的男生,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個月,但澍無微不至的關心和默默的陪伴像是一場春雨,我悶在心底里的那顆種子終于頂破了泥土,冒出了嫩芽。

大四沒有專業課,最大的任務就是論文和工作,回到學校后,在人才濟濟的校園中,我好像又變成了之前的“小透明”。但是我自己知道,我跟之前不一樣了,看云的時候,云會幻化成他干凈清澈的樣子,會幻化出我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時間越久,我對澍的想念就越深。他每天會發一些消息給我,有時候是一句簡單的早安,有時候是一個搞笑的段子,有時候就是一個簡單的表情包,我偶爾回一句,但大多數時候什么都不回復。不管我回不回消息,澍每天都一如既往,但就是不捅破我們之間的那層紙。

決定坐車去杭州找澍,大概是我這個“差不多”女孩有生以來做過最大膽的一件事情。一個人的旅程是孤單的,我不知道去了之后見到澍結果是好還是壞,但我知道,如果不拼一把,或許我的后半生還將是“差不多”的人生。但,我想要幸福。出現在澍工作的公司門口正好是他下班的時候,他看到我短短驚訝了幾秒之后,就跑過來緊緊地把我抱在了懷里。在大學四年的小尾巴上,我的愛情樹在這一刻終于開花了。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一年的異地戀,一個在杭州工作,一個在運城上學。每到節假日,我都會省吃儉用攢下生活費去杭州看澍,他也經常來看我。運城到杭州的機票對于學生黨一個月的生活費來說,算是一筆不小的開支,所以大多時候,為了省錢,我都是轉站買十幾個小時的動車,偶爾有特價機票的時候,才坐飛機。

?活出自己

告別“差不多”女孩

轉眼就是畢業季,畢業的同時也意味著“失業”,回到長治的我和家里“攤牌”了跟澍的感情,一如預料之中,父母親極力反對。澍的老家在云南,他是家中最小的,上邊還有四個姐姐,而我是家里的獨生子女,父母親不想讓我嫁太遠。雖然我早已做好了打長久戰的準備,但在一次爭吵中,父親難聽的話語還是擊潰了我最后的防線,二十多年來,他眼中的“乖乖女”第一次忤逆了他——我決定去新疆支教。

這個決定并不是賭氣之舉,而是我從小的夢想,只不過,父母親不想讓我走太遠。作為一個懂事的孩子,我從來沒有跟他們說起過,面對就業的壓力、父母的壓力,我問自己,這“差不多”的二十幾年真的是我喜歡的人生么?

我人生的軌道或許在決定去杭州的那個夜晚就已經發生了偏離。也許對不起父母,但我想自私一回,為自己而活。澍什么都沒有說,在我去新疆一周之后,辭掉了在杭州的工作,跑去我支教的學校附近一家酒吧打臨時工,他還說服了他的父母,同意我們在晉城買房結婚。而我的父母,在我去新疆的這一年里,似乎也學會了理解和放手,時間稀釋了之前的種種不愉快。

去年年底,在雙方父母的見證和祝福之下,我跟澍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我感覺自己終于不再是之前的那個“差不多”女孩了。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