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小馬燈照亮的童年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魏曉玲時間:2020-05-19

那時,早上天不亮,就聽見鄰居紅枝、桂英在胡同口叫我姐妹倆去上學。

我和三姐穿上媽媽親手縫制的花棉衣,套上花外套,下身穿滌卡寬筒褲子,踏上媽媽做的布鞋。睡眼惺忪,涼水抹一把臉,再梳幾下短發,就向西溝學校急急奔去。

天剛蒙蒙亮,教室里黑,同學們點上小煤油燈。微弱的火苗絲毫不影響朗朗的讀書聲。有時不小心讓火苗燎著頭發,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那煤油燈,是用小瓶子做成,瓶蓋中間放個鐵制吸管,用綿紙搓成條塞進去做燈芯。

那時,鄉親們夜里常使用的照明工具是馬燈。晚上,給牲畜添草,麥場里收拾碾好未裝妥的小麥,都離不開小馬燈。我們晚上從學校里、從外面回來遲了,大人也常常提著小馬燈接應。

小學生愛鼓搗,我唯一的鋼筆,也總是修來修去,不是吸管掉了要安,就是筆頭松了要緊,弄得嘴上手上總是黑乎乎一片墨痕。

王麗英老師一個人帶我們整個年級的課程。下午寫字課,打開墨盒,倒點水,拿墨條研墨,按照十字格,用毛筆認真地一筆一畫地仿寫,寫得好看的字老師用紅筆圈住。珠算課上,噼里啪啦的,“三下五除二,一去九進一”,邊念口訣邊動手。

課間,我們也會去學校后院一片小樹林子,那里種著各種蔬菜,還有許多樹,郁郁蔥蔥,非常美。聽蛙呱呱叫,蟬兒知了知了的吟唱,蟋蟀在彈琴,蝴蝶在翩翩起舞,鳥兒在樹上飛來飛去嘰嘰喳喳,還會時常看見腳下的螞蟻忙著找食搞運輸,還有雙排多條腿的蜈蚣,房子后墻上,有壁虎飛檐走壁找食吃。

男孩滾鐵環,打彈弓,女孩子玩跳皮筋,周末就玩摔泥巴,還看屎殼郎滾繡球。用毛毛草釣鉆在洞里的大蜘蛛,口里還念念有詞。和姐妹們去田間追那一蹦即飛的螞蚱,再用毛毛草的桿穿一串,玩夠了再給雞當美食。

中午回到家,全家人圍在小桌前吃上一碗媽媽用菠菜做的面麻椒,好似神仙一般愜意。

在家也會用小鏟和煤渣,用模具做煤球。假期,會和伙伴們拾紅薯,撿麥穗。學校組織學生滅“四害”,上學時上交老鼠或尾巴,有任務的。

還記得小縣城的電影院嗎?這里承載了一代人的夢想。

我們最遠就是去電影院玩,會買上一根五分錢的冰棍。賣江米球的海龍大哥,也時常挎著帆布兜在村里轉,小孩會眼巴巴看著他一直叫賣著走遠。

爸爸很艱辛,臉時常都是很嚴肅的表情。記得給爸爸要個9分洋的本子錢,都怕怕的。

最美的事,是徐克明老師給我大姐的黑色照片涂成彩色的,第一次看見彩色照片喲,瞬間姐姐的臉變成了桃花粉。還有,我們拿核桃皮壓成汁,把白色的塑料布剪成指頭寬的繩,染成綠色做成頭繩,把頭發扎成兩個刷刷,再配兩朵綠色的小花,走起來小辮一甩一甩,跳起皮筋小辮就飛來飛去的,像小燕子。

我和小伙伴常在院子的蘋果樹下、雞窩旁玩盤鍋鍋做飯飯,還有你當爹來我當媽。院子里有一棵梨樹,我們午睡時那知了就在梨樹上知了知了地吵個不停。

我經常和伙伴們一起去地里挖野菜。上學路上,那酸棗從青澀嘗到酸甜,再到紅彤彤,吃了整整一個童年。

學校墻上常掛著一個板子,上面寫著“專打頑皮不留情”。我是班長,就整天也拿板子嚇唬其他調皮搗蛋的男孩。我們四年級四個人,老師問我們問題,我們不會,老師生氣地說:“一問三不知!”

我跟著三姐去西溝洗衣服,就順便拿了個罐頭瓶,系了繩子,拴上小棍,再拿個大桶。瓶里有饃饃花,然后放入水庫邊上的水塘里,一小會,見那小魚聞到饃香就一個個往里鉆,沒幾分鐘就把饃花吃得亂飛。說時遲那時快,我趕緊拉繩提瓶子,一下子會撈好幾條小魚。三姐把衣服也洗好了,我們就滿載而歸。那時我們沒吃過小魚,把魚都喂雞了,雞都飛跳著搶魚吃呢!

一到夏季,西溝的荷葉就像一把把小傘,葉子上有金色的水珠隨風來回飄搖,那粉紅色的荷花隨風起舞。再到后來我們吃青色的蓮蓬,有時調皮會折點靠近岸邊的荷花。下雨了折個大葉子當帽子,呱呱的青蛙,一群群游來游去的小蝌蚪,滑溜泥鰍隨處可見,用漏勺一勺子也撈不盡的小蝦,炒一下香死人了。

最快樂的事是騎自行車,好像爸爸騎的是永久牌的,我的是鳳凰牌。學會騎車后滿絳縣街上招搖,有時招來路人的吵吵:“騎慢點,看路著!”以“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狀態,享受自行車的快樂!

還記得學校組織看電影《張海迪》,還有看了《畫皮》嚇得不敢去廁所。記得撬開二姐的私密柜子,偷偷看她的小畫本,偷偷擦她的雪花膏。記得去戲院看戲,人山人海,把鞋子都擠掉了。

聽媽媽講她那時住窯洞,溝里半夜時常有狼叫。夜里紡棉花,門外柴垛響,媽就給奶奶說,“沒事他爹就快回來了”,嚇得那賊一溜煙跑了。

媽媽在聞喜醫院上班沒法照顧大姐,把大姐奶出去了。聽爸說大姐不知幾歲回來,回到自己家晚上就一直哭著找奶媽,自己還往柳莊方向跑了幾次,讓爸媽好找。再后來不敢送大姐去奶媽家了,但逢年過節老人也都去看望奶媽。再到后來,生了哥,媽媽不得不停職回家照顧哥哥。因為生了男孩,爺爺就時常把哥慣得騎在他老人家脖子上。

那時候,我調皮倔強不愛哭,不過有一次徹底把我惹哭了,二姐和三姐去照相竟不帶我。八歲的我哭著追上她們,才平生照了第一次相,哭后照的,好嚴肅喲!

童年最快樂的是摘柿子,上學路過就總看柿子樹下有沒有能吃的小柿子。坐在柿樹主杈的感覺很美好,看到軟軟的紅彤彤的柿子會先品嘗一通。

四爺在井邊提水,把井繩飛速放下,那井繩咕嚕咕嚕飛似轉下,聽到撲通聲響,再來回轉悠幾下繩子,才又慢悠悠沉甸甸地打上滿滿一桶水,再用扁擔慢悠悠挑回家。

收麥季節,我們好奇地看到把麥穗放入脫粒機,那麥粒就“嘩嘩”地流出來了。小孩跑腿給大人往麥場送喝的,還在麥垛上鉆來鉆去,從上面往下滑,像坐飛機一樣。

童年是簡樸清純的,也是充滿希望充滿甜蜜的,有媽媽的味道,是終生美好的回憶。

童年的小馬燈也一直照亮我走過人生的春夏秋冬。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