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遇上李小利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楊星讓時間:2020-05-19

遇到李小利,是我的造化。

去年入冬前,我決定搬回北郊的小院。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小院久不住人了,要搬過去先要收拾一番。首先是要接大暖,牽一發而動全身,一系列的活兒都要干:北房要在原地板上鋪裝地暖,再鋪木地板;地面升高了,門就要改裝;院子、南房、門洞都要改造重新鋪瓷磚,還要改水電……想想都讓人頭大。現在工人難找,大點可以稱之為“工程”的活兒相對還好找人,一些雞零狗碎的小雜活,費力不掙錢,最難找到人。

鄰居也在動工。我去他家參觀時,正有一位瘦高個兒的年輕人在干活。鄰居說,這小伙可好啦,家里有什么活兒他都能干,一些小活他也干。我讓小伙留個聯系方式,他撕了一塊紙板寫了他的姓名和手機號碼。于是,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李小利。

讓小利干的最大的活兒就是給北房刮仿瓷。現在刮一平方米才幾毛錢,沒有什么人愿意干,但是李小利二話不說就干了起來。小利的活兒干得細致,原來墻壁上的暖氣片拆除后,墻面還是水泥面,需要多刮幾次才能夠與旁邊的墻面一樣。小利刮得讓它們煥發出一樣的光澤與顏色,絲毫看不出差別來。

地暖安裝完畢,地面升高了,鋪地板的師傅原來答應找人改裝門。師傅說,找了好多工人,要價太高不說,干木工活的干不了鋁合金,干鋁合金的干不了木工活,你主家說咋辦?無奈之下我問小利能不能干了?小利說能。鋁合金門、實木門小利都給改裝得合合適適。

我問小利,怎么叫這么個名字,聽起來像是個女孩子。小利說,他爸就是給他起了個女娃名字。他們弟兄四個,大哥二哥出生后,又生了三哥,他爸想要女兒,便給三哥起了一個女娃名。生下他又是男娃,他爸氣得連名字都懶得起了,從老三名字里拿出來一個字,加了個小字,就成了他的名字。小利說他在家里沒人愛見。我聽完笑了,他爸和我一樣,想要女兒想瘋了。我還推測,這個小利先前一定是叫小麗,他大概覺得太女性化了,才改為小利的。這是我的猜想,沒有好意思問他。

工程接近尾聲,墻上需要掛些字畫,小利搬著梯子爬高上低地忙活,也不要我幫忙,獨自把字畫掛得端端正正,安排得井然有序。

要上南房的平房頂有架小梯子,上到檐板上有一道矮墻,年輕時腿一邁就過去了,現在上了年紀,想邁過去有點吃力。我尋思著用剩余的磚和水泥砌成臺階,方便上下。小利說檐板承不起重。他的目光掃過院里的東西,停留在一塊木板上,問我這個還用嗎?我搖搖頭說沒有用。小利拿起這塊木板又鋸又釘,一會兒就做成一個漂亮的臺階式的木梯,置放在檐板上,既好看又實用。

工人給衛浴間、院子里走的水管,塑料龍頭都很短,貼著墻壁,一放水濺得墻上都是水,小利把它們全換成了加長的不銹鋼龍頭。洗衣機的龍頭下有一個墩布池,小利給換了一個兩用龍頭,龍頭后邊接著洗衣機的上水管,前面墩布池用水一點也不受影響,讓我開了眼界。

這兒要扯根電線,那兒要安個插座……家里的活怎么這么多。我家的工程干了多少天,小利就干了多少天。掃尾工作更是小利一個人在忙活。

工程隊開工前,都會要我預付一部分錢款,用于購料,工程一完,結賬走人。小利在家里干了這么長時間,那么多的活,沒有讓我預付一分錢,就是那些購料款,也是小利墊付的。

終于干完了,我讓小利把賬算一下。小利算出后,我尷尬地同小利商量:先付一部分,剩余的年前給你行嗎?小利一口答應說:行。叔,你多會有了再給我。

小利的回答讓我感動不已。

我們老兩口沒有積蓄,只指望每月的工資。工資一到,趕忙付給工程隊,稍遲一點,工人便要罷工。現在工人難找,何況咱的活兒太小,人家本來就不想干,咱得觍著臉,看人家臉色行事,唯恐得罪了人家。遇到小利,從頭到尾沒有提錢的事,讓我的壓力減輕不少。

我給小利說好的還款日期本來就留有余地,可能是要過年了,工資竟然提前到賬了。我看到手機上的提示后,馬上就給小利打電話,讓他過來取錢。小利說,叔,這馬上就要過年了,你也需要花錢,年后再說吧。

是啊,馬上就要過年了,我是缺錢,但人家娃是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人呢,說不定就指望小利辛辛苦苦掙來的錢過年哩。

第二天我把錢取好,裝進一個信封里,寫上小利工錢。我又給小利打電話,催他過來。小利還是那句話,讓我留著過年。

我又催促幾次,小利才在年前把錢取走了。

清明節前一天,我要回去上墳,起床便早了一點。在衛生間洗漱時,身后的電表盒突然“啪”的一聲,燈一下子滅了,沒電了!

上完墳回家的路上,我給小利打電話。小利說他在芮城干活,明天他也要回家上墳,晩上回來先到家里看一下。

家里停電,做不成飯,就連口熱水都喝不上,沒有辦法,我們只能在街上飯店吃飯了。吃飯中間,我想起小利說晚上過來檢查線路,到時黑燈瞎火的看不見怎么修理?于是我又給小利打電話,小利說,叔,我現在馬上回。

老伴兒說,反正家里沒有電,她不回去了,在商場轉轉,我便獨自一人坐公交車回家。回來換好衣服,正在衛生間洗臉,聽見有人敲門,我趕緊去開門,小利笑盈盈地站在門口。

真是難家不會,會家不難,小利一番檢查,發現是連線了,兩根電線都燒斷了。小利麻利地換好電線,閘一合,燈亮了。

我長舒一口氣,放下心來。

小利急著要走,我說把錢拿上,小利說不要。等我拿著錢追到門外時,小利已經開著車走了。

這娃,讓我說什么好呢?娃從芮城趕回來,連口水都沒有喝,干完活就走了。

小利好人,好人小利!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