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激情歲月里的情和愛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牛潤科時間:2020-05-19

年前,幾個親如兄弟的老工友相聚。酒過三巡,我們念念不忘地談起那些年的師徒情感和組織溫暖,我又想起了那碗盛滿母愛的熗鍋面,和那個情真意濃的車間“互助會”,還有“幸福村”里的婆娘們。

20世紀70年代初的一個秋天,我們這些熱血青年積極響應黨的召喚,志愿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當時,我懷著滿腔熱血,來到一個正在中條山基建中的“三線廠”工作。工廠指揮部設在老鄉的一間窯洞里,職工食堂就在生產隊大院里,職工家屬借住在老鄉的窯洞里,或者住帳篷。在那激情涌動的歲月,我們為了趕超工程進度,經常是吃住在野外。

記得有一次,我突染重感冒臥床不起。指揮部(后來的工廠黨政部門)和連里(后來的車間)的領導和同事們一撥接一撥地來指揮部衛生所看望我,師傅和戰友們一直守在我的身邊。我一直在輸液,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退燒。守在我身邊的師傅和戰友們露出了笑臉,大家知道我一天一夜水米未進,急得這個問我想吃啥,那個問我想喝啥。我卻默默地低下了頭,一聲不吭。師傅急著問我:“你這是怎么了,一句話也不說?”在大伙的反復追問下,我才眼淚汪汪、吞吞吐吐地說:“我想吃娘做的熗鍋面。”師傅一笑,說:“這好辦,我這就回去讓你師娘做。”

就在大伙爭先恐后都要給我去做熗鍋面的時候,師娘急匆匆地拎著個保溫飯盒來到我面前,笑瞇瞇地說:“快趁熱吃,師娘給你做了熗鍋面,特意放了鮮姜和蔥花,一發汗保證你就好了。”說著,師娘把特意放了兩個荷包蛋的面條倒進碗里端給我。當時,我越看師娘越像是我娘,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委屈,那噙不住的熱淚像斷了線的珠子灑落下來。師娘趕快用顫抖的手為我擦去淚水,“別哭了,從今往后有師娘照護著你呢,保證不會讓你吃苦的!”一碗熗鍋面吃得我心里熱乎乎的,我感受到了來自組織和同志們的溫暖,更重要的是我覺得在我的身后有最堅強的靠山。就是從那天起,我覺得自己沒有什么闖不過去的“火焰山”。

20世紀80年代初期,工廠進入邊基建邊生產時期。當時,每個職工的工資都很低,除了自己一家人的生活支出外,所剩無幾,有的家庭錢還不夠用。如果家里遇上突發事件急需用錢,那可是“一文錢難倒英雄漢”呀!由此,我們車間組織起了職工互助會,每人每月拿出5元錢,交給車間“互助會”集中掌管,專門用于幫助那些急需用錢的職工。

記得我們車間有一位家在農村的機電維修工,平時我們都親切地叫他“李師傅”。有一次,李師傅的妻子突然出事,鄰居趕緊拍一份加急電報叫他回家。李師傅匆匆走后,車間“互助會”就開始籌備錢了,然后,由車間黨支部劉書記和工會主管車間“互助會”的我帶著全車間職工湊的300元互助經費直奔李師傅家。當我們趕到李師傅家時,李師傅的妻子已經被送到了縣城醫院,我們又立即趕到縣醫院,見李師傅正抱著車禍后生命垂危的妻子掉淚。當時,李師傅正因交不出押金發愁,他做夢也沒想到,車間“互助會”會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幫他交上押金。他對我和劉書記說:“從今往后,我就把我這一百多斤交給咱們車間了!”后來,李師傅年年被評為廠里的勞動模范,還是我們車間“互助會”里的最佳會員呢!

一開始,成立車間互助會是為了幫扶職工于危難之中,后來逐漸演變成了平日里的互助互愛。如果哪家有病有災了,車間互助會就會帶著全車間職工的溫暖、祝福和慰問,在第一時間去看望他們;如果哪家遇到紅白事了,互助會會員們再忙也要擠出時間去幫忙。這讓車間里每個職工的心里都熱乎乎的。正如當時的一位老廠長來我們車間檢查工作時講的:“這小小的互助會一線牽,連通了全車間職工的心呀!”也正是這小小的車間互助會,讓我們在那么艱苦的年月里不叫苦,聚在一起拼命干,提前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

20世紀80年代中期,廠里的雙職工搬進了正式生活區,騰出來的土窯洞,就成了從農村來的臨時戶住的地方。大伙都叫這個地方為“幸福村”。

就是這些投奔丈夫的農村婆娘們,她們組建的“五·七”工廠,為工廠的建成投產立下了汗馬功勞。當時工廠建設需要的每一塊磚,都是她們磚廠燒的;每一捧沙子,都是她們在河灘里篩的,并裝運回廠里。工廠里的每座廠房、每條地下管網,包括每一條水泥路和護河大堤,也都流下了她們的辛勤汗水。

我們三車間李主任的家屬,是延安革命老區來的婆娘,為了不給搞科研的丈夫增加生活上的負擔,她白天上山開荒種地,晚上映著月光到河灘里篩沙子掙錢。好幾次我擔心地問她苦不苦,她抹一把汗笑著說:“不苦,總有一天,我們也會過上和你們雙職工一樣的幸福日子!”

單身食堂從“幸福村”里雇了兩個粗食細做的能手。自從這兩個農村婆娘把玉米窩頭做成了焦黃的彈簧餅后,職工們就喜歡吃了。不過單身職工最愛吃的,還是她們壓的玉米鋼絲面。有一回妻子出差不在家,我也到單身食堂里買了1斤玉米鋼絲面。花1毛錢,讓笑得像山喜鵲似的兩位婆娘拌蔥花青菜熗鍋炒一下,等出鍋后端在碗里吃上一口,那越嚼越香的口感,現在回味都還香在舌尖。

平時,兩個能干的婆娘,為了把單身食堂的伙食搞好,她們一邊種菜,一邊養豬——菜種得水靈一片,豬養得又肥又壯。所以她們倆就用肉湯、白菜、蘿卜和玉米鋼絲面,給參加大會戰的我們做燜面和肉絲面吃。

到了年底,全廠上下一致把單身職工食堂評為廠級先進單位。在頒獎時,正式職工沒有亮相,后勤科科長讓兩位臨時工農村婆娘登上了領獎臺。廠領導把一面寫有“先進單位”的錦旗獎給兩位婆娘,廠黨委書記對著話筒大聲喊道:“誰是這兩位女模范的丈夫,還不趕快上臺來沾沾媳婦的光!”兩位轉業軍人丈夫走上臺,和自己的農村媳婦站到了一起。廠長對手握相機的廠新聞干事說:“快照快照,這可是最美麗的瞬間!”臺下頓時響起了一陣雷鳴般的掌聲。

是啊,地處偏僻,生活艱苦,任務艱巨……這是當時“三線”生活的寫照;可集體的溫暖、精神的充盈、真情的滋養,讓這種生活成為澆灌心靈的幸福之水,永遠流淌于記憶中。如今,當我在夕陽下回首往事的時候,曾經發生在我身邊的那些充滿情和愛的故事,仍讓我激動不已。雖然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但是從那種經歷中析出的生活意蘊卻永遠是鮮活的。作為一種記憶,它能為我們今天追求幸福感提供什么借鑒和啟示呢?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