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 世 界 了 解 武 安 ,助 武 安 走 向 世 界 !
国产美女精品自在线拍-在线亚洲中文精品
紡織英雄郭恒的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人文 >> 歷史文化 >> 內容

紡織英雄郭恒的

時間:2011/10/11 16:05:13 點擊:4069

    從武安市區乘車沿北洺河南岸蜿蜒而上,行約50多華里,便到了南北走向的太行山叢中。由此折向西南,穿山過溝,眼前豁然開朗,在四周青山環繞下,一片開闊的山間小平原展現眼前。在這小平原的東部,郁郁蒼蒼一片大村落,這就是遠近聞名的柏林村。這個村之所以聞名遠近,不但是因其歷史上柏樹成林、盛產柏木而商賈絡繹,更是因為在抗日烽火中,這里涌現出了一名女英雄郭恒的,紡花、織布、做軍鞋,她以自己弱小的身軀,如太行山脈一般,撐起了半邊天。

    在她的故居中,兩間矮小破舊的房屋,其中一間的房梁上懸掛著她當年紡棉的紡車,另一間停放著她當年用過的織布機,上面積滿了一層厚厚的灰塵。這些當年武安農村家庭婦女主要的生產工具,現在大多早已廢棄不用了。面對著這些早已沉默的家什,似乎又聽到嗡嗡嗡嗡的紡棉聲,叮叮當當的織布聲,和那悠揚的歌聲一一

    秋呀秋風涼,

    姐妹們忙又忙。

    紡好線,織好布,

    支援前方打東洋……

    1919年11月,郭恒的出生于柏林村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老天沒有賜給她多少童年的歡樂,8歲就隨舅父給人家做零活,終日與饑寒交迫為伴。

    1937年蘆溝橋事變后,國民黨潰兵如潮,涌入武安劫掠。國民黨縣長吳明龍疑日軍將至,攜巨款潛逃,縣政府如鳥獸散。不久,日本侵略軍的鐵蹄踏進縣城,占領縣城東部地區。1938年2月,八路軍129師先遣支隊進駐武安西部山區管陶川,開辟抗日根據地。3月中旬,建立中共武安縣工作委員會,領導人民開展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

    這時郭恒的已嫁到同樣窮苦的同村的李家為媳。在八路軍的影響和黨的教育下,她掙脫封建桎梏,積極投入到抗日斗爭中,冒著生命危險,為黨收藏文件,傳送情報,保護武西縣委書記劉韻、婦救會主任郭謹以及張彩蘭、李琚(胡鵬飛夫人)、薛先、楊林、盧林等八路軍干部。1939年,郭恒的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武安較早的共產黨員。

    入黨后郭恒的工作更加積極主動,她協助黨支部動員李河林等一批青年踴躍參加八路軍。柏林村參軍的60多名青年組成了柏林連,由李河林任連長,這在抗日根據地起到了極大的動員和號召作用。她組織劉香枝、宋河遷、李榮等一批婦女,為八路軍做軍鞋2400余雙,軍襪2000余雙,軍衣3000余件,軍帽1000余頂,被褥150余套。抗日民主政府授予她“支前模范”稱號。

    1942年至1943年,武安連年大旱,糧食絕收,災荒嚴重,敵占區災民外逃。

    在這大災大荒之年,日寇憑借67公里長的封鎖溝,65個炮樓,對根據地進行嚴密的經濟封鎖。同時,沿邯(鄲)長(治)公路,對太行根據地不斷進行瘋狂掃蕩,實行“三光”政策,妄圖撲滅抗日烽火。

    面對天災敵禍,生死存亡的嚴峻形勢,太行區旱災救濟委員會提出以工代賑和開展紡織運動等各種渡荒措施。晉冀魯豫邊區政府主席楊秀峰,在六專署專員杜潤生陪同下,親自到柏林村視察災情,指示:“對于受災的同胞,政府負責采取一切有效辦法救濟之,一定保證不餓死人。”群眾聽了愁眉立展,受到極大鼓舞。當時的辦法之一,就是部隊和政府組織人員從山西買來糧食,由各村婦女紡棉織布來兌換,這樣既支援了部隊抗日,解決了軍需,又使群眾渡過了災荒。郭恒的積極響應上級號召,四處奔波,組織發動柏林村廣大婦女參加紡織運動。

    那時,人們的封建思想嚴重,有的婦女囿于封建舊禮教,不愿拋頭露面紡花織布。郭恒的苦口婆心幫助他們仔細算了一筆賬:一個婦女平均每天紡棉花6至7兩(16兩老秤),可掙1.5元左右,能買13兩小米,摻些野菜,除維持生活還略有結余。現在共產黨八路軍給我們撐腰做主,我們一定要砸碎吃人的封建枷鎖,自己動手,生產自救。在她的耐心開導下,多數婦女解除了疑慮,放下包袱,很快投入到紡織運動中來。

    郭恒的身先士卒,帶頭紡織。那時一般婦女每天能紡6兩棉花,但她早起晚睡,不怕苦,不怕累,每天能紡棉8兩多,棉線又細又勻;每天可織8到9尺布,布面細膩規范。從1942年冬到1943年春,她共紡紗70斤,紡合股線15斤,得到報酬糧230斤,為全村婦女樹

立了好榜樣,成為根據地軍民有口皆碑的紡織能手。

    盡管紡織活動在全村開展得很活躍,但仍有些婦女由于各種原因沒有參加紡織。郭恒的想,必須想方設法消滅死角,動員她們生產自救,絕不能讓一個階級弟兄姐妹作饑饉的俘虜。她利用晚上時間,逐人逐戶做工作。山區街巷,崎嶇不平,天又黑,她裹著的腳又小,常常是跌倒爬起來,爬起來跌倒,但絲毫沒有動搖她的決心和信心。有個叫田彭的婦女,家貧如洗,孩子餓得四肢乏力,路都走不動了,但她封建思想根深蒂固,寧肯受饑餓折磨,也沒有勇氣搞紡織。郭恒的對癥下藥,耐心給她講婦女解放的道理,講紡織救荒的意義,講紡織先進人物的模范事跡,終于使她掙脫封建主義藩籬,參加了紡織運動。婦女李多的雙目失明,行動不便,郭恒的每天替她領棉,替她交線,替她買米,感動得她逢人就說:“多虧恒的照顧我,才沒有餓死,我一輩子也忘不了她的大恩大德。”

    平時黃金貴,災荒年頭糧食比黃金貴。在那餓死人的特殊年月,郭恒的節衣縮食,常常把節省的糧食接濟特貧戶。劉秀娥的丈夫被災荒奪去了生命,丟下母子4人,家徒四壁,缺糧斷炊,死神已經在向她們招手。萬般無奈,秀娥一狠心,準備賣兒賣女后改嫁,各自逃生。郭恒的聞訊,心急如焚,斷然把自已從牙縫里省出的糧食送到秀娥家,并慷慨激昂地勸解說:“共產黨不興餓死人,只要有我郭恒的在,就不能讓你們母子分離,人亡家破。”她想盡辦法,妥善解決了劉秀娥的家務問題,使其參加了紡織運動,一家人的生活終于有了著落。在糧食就是命根子的艱難歲月,郭恒的經常用自己節約的糧食周濟無法糊口的人,這家3斤,那家5斤,和人民群眾同舟共濟,共渡難關,把黨溫暖的陽光遍灑窮苦的階級弟兄。

    隨著紡織工作的普遍展開,郭恒的覺察到,各自為戰、單槍匹馬搞紡織,成本高、效率低、收入少。比如各人在各家紡織,夜里紡花浪費油,于是她和鄰居李榮弟商量好,夜里在一起紡花,輪流買油。郭海重看著這個法不賴,也來參加了。每人夜紡2兩棉,只點一盞燈,可省1兩油。于是成立了互助組。別人看到了互助組的好處,積極趕來參加,郭恒的互助組很快發展到15個人。郭恒的把她們的經驗用算帳法在全村宣傳推廣:單個人從合作社領花,紡1斤線給40元工資,織1斤布給20元工資,只賺60元。現在組織起來,紡織一斤布能賺100元。從用工上看,單個人紡織5斤花的布得20個工,組織起來只用l5個工。事實最有說服力紡織互動組在全村紛紛建立起來。大家興奮地說:“要不是恒的,咱能賺這么多錢?開始人家來組織動員,咱還覺得被屈哩,真是不對。”趙雙芹高興地說:“咱啥時候也不能忘了恒的好處,不知道人家那樣好哩(指恒的和氣)!俺家糧食不夠吃,一定要好好紡織,賺下今春的糧食。”

    黨組織為了解決缺乏男勞力困難戶的燃眉之急,利用開明紳士王鳳書捐獻的800斤小米,還賣掉村上的1000多棵柏樹,因陋就簡辦起了4個災民廠,將特別困難的260多口人、近100戶村民安置在災民廠生活和生產。郭恒的擔任災民廠大隊長,她除帶頭紡紗織布外,還每天為大家領花交線,買糧分飯,耐心細致地做好災民的思想工作和組織領導工作,使災民廠的紡織運動有條不紊,熱火朝天。

    在郭恒的帶領下,柏林村的紡織運動如火如荼開展起來。街巷家戶,到處是砰砰的彈花聲,嗡嗡的紡線聲,當當的織布聲,全村儼然成了一個棉紡廠。婦女們手搖紡車,口哼紡織歌謠,精神抖擻,興高采烈,一派災年不見災、熱烈繁忙的動人景象。從1942年冬至1943年春,柏林村參加紡織的婦女有200多人,紡紗8700多斤,紡合股線2000斤,換來小米29400斤,為救災渡荒發揮了巨大作用。     

    郭恒的,這位勤勞淳樸的山鄉村婦,因紡棉數量多,質量好,組織全村紡織運動成績突出而名聲大震,當時的《新華日報(太行版)》多次報道了她的先進事跡。1943年,武安抗日民主縣政府在柏林村召開大會,縣長李承文授予郭恒的“勞動模范”稱號;1944年12月,太行區黨委在城南委泉召開第一屆殺敵英雄和勞動英雄大會,郭恒的被選為“一等勞動英雄”;1946年12月,郭恒的出席晉冀魯豫邊區在長治召開的群英會,被評為“一等紡織英雄”。

    郭恒的,真正行,

    紡花織布是英雄。

    高高的山,白白的云,

    郭恒的住在柏林村……

    歌頌郭恒的模范事跡的歌謠,20世紀40年代曾在武安及周邊地區廣為流傳。

    1945年秋日寇投降,武安解放,根據地是解放區的天,明亮的天。郭恒的作為根據地民眾代表,參加了在武安伯延鎮舉行的歡迎高樹勛將軍起義歸來的大會。當蔣介石背信棄義悍然發動內戰時,她又參加了在縣城召開的2萬人的大集會。“誓死保衛勝利果實”,“誰來進攻咱,就把他消滅光”的口號驚天動地。自此,她的政治熱情更高,與本村廣大婦女一起紡線織布,做軍裝,做軍鞋,支援前線。

    新中國成立后,郭恒的革命意志不減。1952年,她帶領群眾成立初級社;l955年領導群眾轉入高級社;1958年人民公社成立,她被選為公社副主任、村黨支部書記;1959年至1966年,任柏林村黨總支副書記,柏林村寨上黨支部書記。

    文化大革命期間,郭恒的同許多老干部一樣厄運難逃,被無辜扣上走資派、國民黨特務等莫須有的罪名,關進了“火線學習班”。但她對黨忠誠的信念矢志不渝,保持了一個共產黨員的高風亮節。面對“逼、供、信”,頂著所謂的“十二級臺風”,她始終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不動搖。當年曾在武安從事革命斗爭的老干部,文革運動中大多被沖擊誣陷關進“牛棚”。外地造反派找到郭恒的,威脅利誘,逼她提供整老干部的“黑材料”。郭恒的強頂壓力,從不做無中生有的“偽證”。當年的老八路、后來在天津工作的盧林同志,文革中不堪虐待,潛回柏林村,找到郭恒的“避難”。她不顧個人安危,二話沒說,機智地把盧林同志秘密穩妥地安置在北叢井姐姐家,使之躲過一劫。

    1976年,在原河北省委書記劉子厚的關照下,郭恒的被平反恢復工作。1978年,她參加了第四屆全國婦女代表大會,得到華國鋒、汪東興、鄧小平、葉劍英、李先念等領導人的親切接見并合影留念。

    改革開放的新時期,年逾花甲的郭恒的不顧年老體弱,不辭勞苦地為家鄉父老脫貧致富奔波忙碌。他八方求援,使全村家家戶戶用上了電;他帶領群眾大搞農田水利基本建設,使旱地變為水澆田;她發動黨員帶頭,大搞全民植樹,多次受到林業部門的表彰。晚年的郭恒的依然不為物欲所動,仍然堅持廉潔奉公、勤儉節約。她兩袖清風,依舊住的土坯房,穿的普通衣。但是,革命戰爭年代死難烈士的英雄業績和音容笑貌,卻時常縈繞在她心頭。抗日救國和解放戰爭時期,她同黨員干部一起,曾先后動員柏林村有志青年548名參軍參戰,其中為國捐軀72名,傷殘76名。郭恒的認為,現在雖然是和平時期,建國已近50年,黨的富民政策使人民安居樂業,逐步奔向文明富裕的康莊大道,但老一輩的豐功偉績不能忘,革命的光榮傳統不能丟,革命的接力棒不能后繼乏人。為了緬懷先烈,教育后人,應該建一座革命烈士紀念堂。于是,郭恒的拖著病弱之身,多方奔走,籌措資金,在中央和地方各級領導的關懷下,在群眾的大力支持下,終于在柏林村的雪花山上建起了一座革命烈士紀念堂,千秋萬代,供人瞻仰,實現了郭恒的及家鄉父老的夙愿。1992年8月18日,郭恒的,這位堅強的山村婦女,走完了她73歲的人生之路,溘然長逝了。

    噩耗傳出,萬眾悲痛,吊唁者絡繹不絕。

    之后,身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參謀長的胡鵬飛攜夫人李琚,不顧年事已高,千里迢迢先后兩次到郭恒的墓前,沉痛致祭哀悼。有一首詩中說,有的人雖然活著,但其實已經死了;有的人雖然死了,卻依然活著。八百里太行巍巍長青,郭恒的,這位雖普通但卻不平凡的農村女性,將永遠活在武安人民心中。

作者:劉玉平 錄入:李文華 來源:武安新聞網
  • 上一篇:回憶楊蘭春
  • 下一篇:水利縣長李振忠
  • 版權和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武安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武安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武安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武安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聯系方式:武安新聞網新聞中心 電話:0310-5534569
    共有評論 0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用戶:
    • 內容:
  • 武安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 聯系電話:0310-5534569 地址:河北省武安市新華北大街78號
  • 備案編號:冀ICP備09043103號